关于「回形针」的一切:全网播放1.5亿的严肃科普视频是怎样炼成的?

2020-02-05 09:17 稿源:新榜公众号  0条评论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榜(ID:newrankcn),作者:小白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这两天,因为疫情不得不宅在家里刷微信、微博、抖音和B站的人应该不会错过这条视频——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

视频用 10 分 18 秒解释了这场打乱了数十亿人正常生活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究竟是如何发生、传播和感染的。在沉重的疫情更新和混乱的各方消息中,这条严肃科普视频火了。

视频的生产者是一个叫「回形针PaperClip」的自媒体。

截至发稿前,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微信阅读数超 3200 万,在看数超 49 万,微博播放近 9000 万,全网播放1. 5 亿。

视频发布后,原本在微博、微信上日均增粉几千的回形针在短短两天时间里迅速蹿红,微信涨粉130 万,微博涨粉 180 万,B 站涨粉 50 万,抖音涨粉 160 万。

有回形针的老粉在B站视频里刷弹幕:“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”

如何制作一条全网播放过亿的严肃科普视频?

2 月 2 日大概凌晨 5 点多,吴松磊在微博、微信和B 站上传了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,定时早上 9 点发布,安排好后,吴松磊的第一件事是补觉。

为了尽快赶出这条视频,他花了7、 8 天查资料、写文稿,又跟 6 位同事熬了 4 个通宵。

当天上午 11 点左右,吴松磊醒来第一反应是看看视频有没有“过审”,结果看到比意料之中好很多的数据,“当然也挺开心的,但是也很担心内容有不严谨的地方。”

同日晚些时候,视频陆续在抖音、西瓜等十几个平台发布,广为传播,接下来两天,吴松磊因此一连接受了4、 5 家媒体的采访。

2015 年,刚从工程管理专业毕业的吴松磊制作了一个知识类视频《 5 块钱的牙膏和 50 块的牙膏有什么不同?》,作为「面壁实验室」的短视频项目发布在B站上。有来“考古”的用户发弹幕评论到:“是回形针风格了……”

其实,科普视频是吴松磊一直都想做的事情。

毕业后,吴松磊曾在大象公会工作,这段经历锻炼了他对陌生话题的研究和学习能力。

在决定独立创业做科普视频之前,吴松磊并没有做太多市场调研,在他看来,严肃的知识类视频在中国非常稀缺,但他相信很多人跟他一样,对这类内容有非常大的需求,虽然也有可能发了以后没有人看,但既然自己有能力,就先做了。

最初团队只有两人,吴松磊负责文稿和分镜设计,另一位在网上招来的设计师负责视觉动效。没有囤视频,没有做规划,因为视频制作周期大概是 2 周左右,所以计划两周发一条,做一期发一期。

2018 年 1 月 30 日,公众号「回形针PaperClip」正式上线,每周二更新。上线后发布的第一条视频是《如何制造爆款冥币》。

过去两年多时间里,回形针团队扩充到了 20 人,总共发布 132 条视频。这些视频的标题中,最常出现的就是“如何”二字。

如何选题:

直接讨论一个最朴素简单的问题

从《如何拯救秃顶》到《如何建造一座戒备森严的监狱》,从《暖气是如何送到你家的》到《如何科学地制造降雨》,回形针的选题“野”到没有规律可循。

事实上,大部分媒体最重视的选题会,在回形针这里恰恰是“缺失”的一环。

“我们没有选题会,基本不讨论,”吴松磊说,“觉得什么感兴趣就做什么,很少毙掉一个选题。选题库里面有六七十个选题都做不完,任何事情都可以去用我们的方式去做分析和解释。”

无论是怎样开一家图书馆,还是自来水从哪里来,回形针选题的特色就是直接讨论一个最朴素简单的问题。

“比如说像图书馆这样内容,我们肯定首先会去研究图书馆相关的标准、图书的分类、怎么归档,怎么管理……这些问题搞清楚以后,就会发现更多的问题,再把更多的问题搞清楚以后,基本整个文章的逻辑线索就出来了。”

如何制作:

理工思维,标准化流程

虽然选题自由度很高,但回形针对作品的要求更高。

回形针团队成员中,七八成都是理工科出身,在制作视频中,每个环节也都有一个标准化过程。

作者定下选题后,首先要做资料整理,了解关于这个话题的方方面面。做完研究后,需要写一个一两万字的文本。因为大部分视频时长在 5 分钟左右,所以需要优化长文本,梳理逻辑线索和素材,理出一个 1500 字左右的逐字稿。为了保证科普内容尽量准确,除了作者之外,会有另一个编辑负责梳理整个文稿的逻辑,补充结论或素材,有时候甚至可能会做很大幅度的调整。

确定文稿后,作者会和分镜设计师、视觉设计师、动效设计师一起开会,沟通文字稿的每个分镜头。一般一篇逐字稿会有 30 个左右的分镜头,完成分镜头设计后,再交给动效设计师完成设计。 

一般来说,回形针制作一条视频需要4、 5 个成员合作,1- 2 周时间写稿,1- 2 周时间制作视频。

《关于新冠肺炎的一切》跟回形针之前发布的大部分视频不太一样。

回形针大部分视频时长在 5 分钟左右,制作周期不算写稿需要 1 到 2 周,而这条视频时长大概是其他视频的 2 倍,制作时间却缩短了一半以上,动效也比以往简单了不少,没有太复杂的结果和原理演示。

“因为这次的时间比较紧急,所以我们视频制作的基本环节几乎是重叠在一起的。我写逐字稿的时候,分镜和动效就开始设计了。”吴松磊说。

在科普领域,”视频“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被轻看的一种媒介。因为很多人认为跟图文相比,视频无法传递深度信息。

在吴松磊看来,用视频做科普最棘手的地方就在于如何让画面为文稿做增量。

“文稿和画面应该是一个非常紧密的互补关系,我们很少会用文字去解说画面的内容,而是用画面补全文本空白的信息量,”吴松磊说。

“纯图文没有办法清晰呈现两件事物之间的层级和逻辑关系,一段一分钟的结构演示,可能几百字或者上千字的文稿也讲不清楚,因为他内部有大量的结构和逻辑,需要用视觉和动效展现出来,这就是为什么要用视频来呈现这样的内容。

在众多泛科普视频中,回形针的视觉效果让人印象深刻。与很多利用现成影视片段配画面的科普视频不同,回形针很重视视觉设计。

“因为这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创作上的自由度,比如说电影放映机的工作原理,如果没有影视素材呈现电影放机的工作原理,这个视频还做不做?如果你有原创的视频画面的能力的话,才能做更多你想做的东西。”

回形针的视频一般由作者配音,这些作者并不专业,但在吴松磊认为,配音是整个视频中最无关紧要的一个元素。对于真人出镜科普这种方式,吴松磊也认为是一种“偷懒”,“因为真人出镜的话,画面上没有任何信息,和看文字稿没有任何的区别。”

声明: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,如需转载,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。协助申请

相关文章

相关热点

查看更多
?
贵州体育彩票